栏目: 野史故事   作者:佚名   热度:

清朝时,有一户人家因为家贫无法糊口,带着十岁的女儿来到京师时雍坊,打算找一户好人家把女儿卖了,让女儿有条活路。京师孝廉(举人)舒树堂出了三十千钱将她买回家,还给她改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梨花。

梨花长大后,容貌出落得艳丽无双,淡妆浓抹总相宜,平日里随意摘一朵小花小草插在头上,都犹如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,家中的众女眷纷纷效仿,但都是东施效颦,装扮不出梨花那种气质和神韵。加上梨花生性聪慧伶俐,很得舒家人的怜爱。

舒孝廉有一个女儿,从小就许配给了名门望族德公的二儿子。女儿出阁的时候,带走两个陪嫁丫头,一个叫春棠,另一个就是梨花。虽然春棠长得也是眉清目秀,但是舒小姐还是更偏爱梨花,丈夫德二公子也对梨花情有独钟,私下里屡次以言语戏弄,拉拉扯扯,想占梨花的便宜,都被梨花巧妙拒绝。

不久后,德公升任粤西某地郡守,携家眷南行,梨花也一起随行。

当时我(原作者)的好友恩茂先与德舒两家都是亲戚,他推荐了一个叫尚介夫的金华人给德公做幕僚,此人很有才华,是德公的得力助手。三年后,德公升任了粤东监司,这年冬天十一月,尚介夫因为有事回到京都,借住在恩茂先家,两个人意气相投,每天有说不完的话,京都和南方的风土人情以及德公的家事,也是两人经常谈论的话题。

有一次,两人偶然聊起了梨花,尚介夫啧啧惊叹说:“梨花潜伏在大宅门的时间可不短。”茂先听了很惊讶,说道:“什么意思,为什么说梨花潜伏在大宅门里?”介夫说:“梨花的事真是新奇怪异,骇人听闻,你是德公家的亲戚,一点都没听说吗?”茂先听了更加惊愕,追问道:“快说说,梨花到底怎么了?”

尚介夫笑着说:“奇闻轶事不配酒,可讲不出那种趣味。”于是,茂先马上拨火煮酒,两个人拥炉促膝长谈。介夫口才俱佳,又善于戏谑,茂先听得时而惊,时而笑,时而咂舌,时而拍腿惊叹,觉得梨花之事实在新奇少见。

原来德公去粤西赴任时,在张家湾买了四只船,德公与夫人居一舟,介夫居一舟,仆从厨师居一舟,二公子夫妇和梨花以及春棠居一舟。船行的时候鱼贯而行,停泊的时候并排停放。

有一天傍晚,船泊在吴城,月明如昼。五更天时,介夫因为天气闷热睡不着,离开船舱纳凉,当时外面万籁俱寂,忽然第三只船响起开窗户的声音,介夫以为有坏人上船,悄悄屏住呼吸窥视,发现一个女子走出船舱小解。那女子竟然站立着小解,当时虽然中间间隔着两只船,但是月光朗映,介夫看得清清楚楚,那人明明是一个男子,但是再仔细看样貌,那人明明是丫鬟梨花,介夫暗自诧异,心中思量道:“听说梨花十岁就到了舒家,现在已经十八岁了,怎么可能是男子,但那艘船确实是二公子夫妇住的那只船,那女子也确实是梨花,但是我也确确实实看到那东西了,这件事情也太怪异了,想不通,想不通!”

第二天吃罢早餐,德公的老仆张老汉独坐桅舱,喟然兴叹道:“老汉我活了六十岁了,也算高龄了,为什么还会遇到一件又一件没听说过也理解不了的稀罕事!”介夫听到了觉得奇怪,就询问张老汉遇到什么怪事了?张老汉说::“比如有些小孩子,年龄虽小但诡计很多,再比如丫头梨花,她明明是女子,但是声音粗犷,很像男子。”

介夫说:“你社会阅历丰富,我也遇到一件怪事,心里很疑惑,想请教你。”张老汉问什么事?介夫见四下无人,就把昨夜遇见的怪事说了,张老汉听了大惊道:“我早就怀疑她了,先生为何不禀告我家主人?”介夫说:“我虽然想告诉德公,但是因为自己是客人,不方便掺和主家的事,所以不便开口。”张老汉说:“先生多虑了,如果您不早点告诉主人,恐怕早晚会出事。”介夫说:“说的是,不过我看还是由您先告诉二公子。”张老汉说:“行,我今晚就告诉公子。”

当天晚上,张老汉来到二公子船上,对他说:“二爷,您知道家中有妖怪吗?”公子笑着说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张老汉说:“妖怪就在二爷的船上。”随后就把梨花的事告诉了二公子,二公子听了大骇,急忙入船舱告诉妻子,舒小姐听了瞠目结舌,良久才叹息道:“怪不得她守身如玉,而且十八九岁不来例事,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

二公子马上唤梨花过来责问,梨花羞愧难当,不敢回应。公子闭门验身,梨花抵死不从,公子大怒,将她捆绑到德公面前,德公不胜错愕,严厉审问梨花,还摆出刑具吓唬她,梨花这才哭着吐露实情:“那年迫于饥寒,父母迫不得已卖子,当时女价是男价的十倍,父母为了多得几个钱,所以作弊,现在既然已经败露,我认罚,只希望老爷看在我多年安分守己的份上,饶我一条小命!”

德公听了心中不忍,最终原谅了他,还让他剪发换男装,改名叫珠还,举舟之人,莫不叹异。

后来,德公让介夫帮忙验珠还,还写了一封短书信给介夫:“想不到奇闻异事竟出自本衙。所谓梨花,果桑茂之流亚也。幸童身如故,庶免株连。兹送其人至,请先生相验之。所以必欲先生相之者,非谓魑魅魍魉,不能逃于秦鉴,盖欲先生解惑。倘异日举以告人,赖此解嘲,勿致东西南北之人,归德某以帏薄不修之罪也。”
介夫笑而验之,对梨花开玩笑说:“你别怪我们南方人多事,吾乡风俗,雄者可雌之,今子雌而化雄,正阳长阴消之候。要不是我,你怎么能自由自在生活呢,我对你的恩德不浅吧?将来你怎么报答我呢?”

梨花听了面红耳赤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介夫赠给他一双鞋和一把香扇,又给德公回了一封书信:“儒生眼界不广,因为珠还的事长了见识,也算不虚此行。要不是德公您品德高尚,又怎么能感动上天揭出此事呢?是知事不足怪,可怪者,见怪之不怪也。”德公看了回信大笑不止。

到了任上,因为珠还颖慧,德公就命他管理宅门中的杂务事,珠还颇有能力,能独当一面,德公对他很器重。恰巧家中老仆张老汉无子,德公就将他过继给张老汉做养子,还把春棠嫁给了他。洞房花烛夜,二公子年少好事,隐身窗外窥之,开玩笑说绰约灯光下,绝妙一幅折枝图也。现在珠还和春棠夫妻已经有儿子了。

茂先听了,惊讶半晌,还作了一首《梨花开》四绝,寄给公子,公子也回诗一首,这里不再赘诉。







    版权声明: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,作为参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!转载本站内容,请注明转载网址、作者和出处,避免无谓的侵权纠纷。


    上一篇:一个放荡女人吃醋导致太平天国以失败告终?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



      相关推荐